您的位置首页  重庆资讯  资讯

瑞典正逐步取消钞票,奇迹世界了望塔 在没有现金的世界生活会咋样?

>

几年前,瑞典发生了一起举国震惊的大劫案:2009年9月23日,一架被盗的直升机降落在斯德哥尔摩市郊一家现金仓库的屋顶上,三名蒙面男子敲碎一扇天窗钻进室内。为迎接即将到来的发薪日,仓库里装满了钞票。手持AK-47冲锋枪的匪徒将员工看押起来,他们的同犯则在外面放置路钉,阻止警车靠近这栋建筑。为了拖延空中追击,匪徒们还在警用直升机上放置了假炸弹。匪徒们从容不迫地将一袋又一袋钞票搬进他们的直升机,扬长而去。7名窃贼最终被捕获刑,但近650万美元被盗现金至今未能追回。

 

本次盗窃案依据发生地点被称为“Vastberga大劫案”,像很多不法活动一样成为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。同时,它也引起一些经济理论家的关注,在他们看来,这就像是一个寓言故事,证明了现金隐藏的风险。对于社会财富,现金就像是灵活的臭鼬,一旦释放到野外再也难以找回,而金钱和技术一样,在过去半个世纪里发生了巨大变化。现在,从购物、付房租、外出用餐、招出租车、到将电影票钱还给朋友,几乎一切金钱交易都不再需要现金。在多数人看来,银行卡和电子付款是代替现金交易的更简便方法。但越来越多的经济学家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首席经济学家肯尼斯·罗格夫的带领下,开始倡导一个少用甚至不用现金的世界。

在《现金的诅咒》一书中,罗格夫呼吁美国逐步取消纸质货币,从大额钞票开始,逐渐淘汰所有面值的现金。他写道:“纸质货币是限制全球金融系统畅通运行的主要障碍。”早在上世纪90年代,格罗夫就萌生了这一想法。他发现百元美钞占美国货币供给总值的60%,考虑到日常生活中百元钞票的罕见性,这是一个令人惊讶的比例。在那之后,这一比例不断上升(现在已经达到80%),任意时候银行外储存的百元美钞总值高达1.34万亿,相当于美国所有公民,包括男人女人、大人小孩平均每人携带42张百元钞票。那么数额如此巨大的钞票到底被藏在谁的床垫下面?

罗格夫认为,这些隐藏的大额钞票大多是不记账工资。它们可能躺在苏黎士银行的保险箱里,也可能被毒品贩子走私贩随身携带,用于非法交易。动荡的经济体(比如菲律宾)和寡头统治国(如俄罗斯)都将美元当作非官方货币。取消大面值美钞将让腐败分子少一种隐藏财产的途径。100万美元的百元美钞可轻易装进一个大购物袋,但100万美元的10元钞票则重达220磅。阻挠地下交易同样有助遏制猖獗的避税行为。根据美国税务局最新估计,美国每年的税收缺口高达600亿美元。据罗格夫推测,取消大额钞票相比在边界建造高墙更能有效阻止非法移民,因为,大多数使用非法移民的人都用现钞支付工资。

更重要的是,很多经济学家认为,减少现金存量有助推动负利率,即贷款人向借款人付利息。日本和欧洲一些国家已经开始实施负利率。(纸质货币是负利率政策的一大障碍,因为当利率变负之后,很多人会将存款从银行取出。)部分经济学家相信,在全球经济危机时期,实施负利率将具有除颤器的效果:最初将受到重击,然后系统将重启,利率和通胀都会逐步回归健康的范围。然而现状是,利率不能降为负值,也难以回升。由于这一原因,罗格夫说,一些曾经持怀疑观点的经济学家开始支持逐步废除现金。然而,要真正在美国推行这一政策,首先需要参考已经先一步开始废除现金的国家。

这个国家就是Vastberga大劫案的发生地———瑞典。大劫案后,早就开始不断下降的现金流通量呈跳楼式锐减,从1060亿瑞典克朗减少到去年的770亿。2013年,瑞典取消了最大面值的钞票,在这之后,对第二大面值500克朗(约合60美元)纸币的需求量也随之下降。到2014年,只有1/5的瑞典零售交易使用现金?(美国略低于50%的交易使用现金?)。瑞典的火车和巴士公共交通工具通常只接受刷卡;越来越多咖啡馆、酒吧和餐厅都拒收现金。该国一半的银行网点不再接受现金存款和取款。在几年前,“瑞典已经出现向‘无现金社会’过渡的迹象,”泛欧移动支付服务iZettle的老板雅克布·德吉尔说,“很多小商铺开始在门口竖立‘我们不接收现金’的标牌。”今年夏末,我飞抵瑞典,去感受一个现金逐渐消失的社会。

大势所趋

在整洁的机场大巴上,售票员告诉我,如果我忘记买票可以在车上付费,但只能用银行卡支付。“在车站的候车室票务柜台可以用瑞典纸币付款,”他补充说,口气好像是说,在边远的乡村酒吧还能用萝卜购买啤酒。他骄傲地挥舞着读卡器,不那么骄傲地说,他不允许接收现金。

在从行李领取处步行到车站站台的途中,我经过了10台售票机。它们全部没有硬币插口或现金托盘,只有一个下陷的划卡槽。在火车上,车厢前端的小屏幕上,信用卡广告的间歇正在播放当天的英语新闻。其中一则消息说,“乌普萨拉大学一名27岁的博士生被控窃取有毒物质,并试图敲诈捷克共和国支付数额巨大的比特币。”看来,连小偷也开始嫌弃现金。

但我还是习惯随身带点现金。我身上携带着700克朗(约合83美元),这个金额比我通常习惯携带的数额要大。反现金潮流的一大动力是年轻人的行为方式:2014年对1000名美国成人的调查发现,即使交易金额不足5美元,超过一半不满30岁的年轻人仍然偏好刷卡交易。如果用信用卡付款,我可获得防诈骗保护、航空里程和数字记录。如果使用现金则什么也得不到:交易最终消

失无踪。对于已经习惯于在屏幕上预订出租车、下载付费音乐的年青一代,无需向他们推销无现金生活的优点。

电子交易的唯一缺点是没有隐私。在很多人的想象中,黑市交易充满了成箱的钞票。但事实上,很多地下交易涉及的金额并不大。纽约人经常用现金雇佣保姆或清洁工人,以此避免纳税。侍者可直接将小费装进腰包,而不必向税务局报告。每个人的生活中都有一些不愿留下的纪录,无迹可寻的现金提供了这种便利。

在斯德哥尔摩一家酒店办好入住手续后,我决定出去转一转。这座城市对卡片的偏好无处不在。在旧干草市场,出售鸡蛋和水果的摊位也接受刷卡。旁边出售夏季玫瑰和欧洲蕨的鲜花摊位接受美国运通卡。

最后,我逛进了斯堪的克酒店内的一家酒吧,点了一杯咖啡。酒吧招待留着油光水滑的时尚发型,穿一件热带衬衣。我拿出钞票卷。“这是拒收现金的酒吧!”他说着指向登记台上摆放的“无现金区”标示牌。

“是新实施的政策吗?”我问到,感觉像个被从口中拔掉香烟的烟民。

“新政策———两三个月前开始实施的。”他说。

“哦,有趣,”我说,“为什么?”

“更安全,”他说着将一张信用卡收据递给我签收,“写下总交易额。”
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,并不代表本站观点,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。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告知,本站将立刻处理。联系QQ:1640731186
友荐云推荐